集運公司>>本網原創>>

鈎沉|西河大鼓:似説似唱鄉土情

2020-10-29 04:43:59 來源:集運公司網
進入移動版,省流量,體驗好


西河大鼓老照片。 孫正開供圖

■閲讀提示

一人、一鼓,一把三絃,一把摺扇,台上説書人,台下聽書客,都在鄉音濃郁、絃索悠揚的説唱中品評陶醉,又在風趣生動的故事中明辨是非。

這,就是發源於河間的西河大鼓。這種中國北方地區的鼓書暨鼓曲形式,普遍流行於河北境內並流傳於周邊河南、山東、北京、天津、內蒙古及東北地區,至今已有200餘年的歷史。其唱腔簡潔蒼勁,韻味獨特,風格似説似唱,極富民間鄉土氣息。2006年經國務院批准,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曾有“河間大鼓”之稱的西河大鼓,從誕生之日起,就在河間紮根生長,薪火相傳,生生不息,而河間人對西河大鼓更是有着割捨不掉的情緣。

紮根民間,源遠流長

在河間,説起西河大鼓,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國家級非遺西河大鼓代表性傳承人張領娣,其字硬韻圓、節奏明朗、婉轉灑脱的唱腔,深受大家喜愛。

據介紹,西河大鼓也叫犁鏵片、河間大鼓、梅花調或大鼓書、説書,是我國北方比較典範的鼓書暨鼓曲形式,是在木板大鼓的基礎上逐步發展形成的。

按照藝人間流傳的説法,早年在河北中部就流傳着演員以小三絃自彈自唱的弦子書和演員只敲擊鼓板演唱的單鼓板。到清乾隆中期,有些藝人將弦子書與單鼓板結合在一起,搭伴演出,形成以演員敲擊鼓板,由另一人彈小三絃伴奏的演出形式,這就是早期的木板大鼓,是當時深受歡迎的一種説書形式。

後來,民間藝人們吸收當地小調、民歌,唱出了一種新調子,並用犁鏵片擊拍(伴奏)。這個犁鏵片,就是莊稼人耕地犁上的一個物件,俗稱犁鏵子,用兩個破犁鏵片一邊唱一邊敲,這就是西河大鼓的雛形。西河大鼓之所以也叫“犁鏵片”,就是這麼來的。這種説唱形式被一些藝人所採用,慢慢在冀中一帶流傳開來。

到十九世紀晚期,在諸多説唱藝人的努力下,西河大鼓無論是表演形式,還是唱腔音樂、伴奏樂器都基本定型。特別是高陽縣木板大鼓藝人馬三峯,在繼承前人的基礎上,對木板大鼓、弦子書、大鼓書等曲藝形式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進和創新,並將説書用的犁鏵片改成了月牙板,小三絃改成了大三絃,創作了新唱腔,加強了牌子曲的運用,使這一曲種在藝術上日趨成熟。

馬三峯對於西河大鼓的貢獻,一直受到後人的推崇和讚譽。至今,河北、北京、天津的曲藝界和民間,還流傳着“南有何老鳳,北有馬三峯”的佳話。

一直到1920年前後,西河大鼓更多進入書館、戲園,經常與其他曲種同書場或同台演出,人家在海報上都標明瞭京韻大鼓、天津時調、奉天大鼓等,到西河大鼓這兒,因為沒有一個統一規範的名字,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這個曲種的發展。曲種的名稱問題,成為擺在藝人們面前的一個大問題。

1929年,女藝人王諷詠在天津“四海昇平”戲園演出,因天津已有金萬昌演唱的梅花大鼓,為區別起見,定名為“西河大鼓”。西河大鼓正式有了自己的名字,並一直沿用到今天。

西河大鼓的演出書目,有長篇書、中篇書、短篇鼓詞、書帽。長篇書,內行人叫作“蔓子活”,講述人物眾多、情節複雜的故事,可演十場、百場以上,有時候一演就是一個月或者幾個月。

中篇書,藝人稱之為“巴棍兒”,故事結構緊湊,人物事件較集中,可演三五場或十來場。據不完全統計,我國中長篇鼓書有150多部,人們比較熟悉的有《封神演義》《楊家將》《呼家將》等。

短篇鼓詞,又稱作小段唱篇,大多敍述一個短小的故事,通常每段二百行左右,多的也就三四百行。

書帽,多是趣語、小笑話,每段大約幾行、十餘行或數十行,用在每次大書開場前,藝人們張嘴就來,不佔用多長時間,目的是引人注意、活躍氣氛,或者是等候聽書的人們到齊。

説書講釦子,唱戲講軸子。説大書的西河大鼓藝人,説到關鍵處,會來一句“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把人們的胃口吊起來。很多評書演員如劉蘭芳、袁闊成等也都會這一手,不過,他們在説評書的過程中,只是説,沒有唱。西河大鼓除了説,還有唱,是説唱相間,敍述故事。

2006年,西河大鼓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9年,西河大鼓入選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優秀保護實踐案例。

兼容幷蓄,融合創新

河間市文化館西河大鼓暑期培訓班,張領娣(中)教授西河大鼓。李雪供圖

“革命老區嶺底村兒,有這麼幾位老年人兒,平均年齡六十多歲兒,一個個挺着腰板兒倍兒精神兒……”10月16日,見到張領娣,她正在練習西河大鼓新唱段《一枚紅袖章》,明朗清脆、慷慨激昂的唱腔引人入勝。

張領娣介紹,西河大鼓在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六大流派,即朱(大官)派、王(振元)派、李(德全)派、趙(玉峯)派、馬(連登、增芬)派和南口(路英貴、郝英吉)。

其中,西河大鼓趙派創始人趙玉峯,是河間北皇親莊人,十歲隨哥哥趙雙印學唱西河大鼓,並隨之四處賣藝。在演出實踐中,趙玉峯對唱腔、表演、伴奏作了一系列改革,使演唱、唸白、表演別開生面。趙派藝術的突出特點是,成功地將戲劇的刀馬、袍帶等身段、功架移植於説書當中,注重表演,講究手眼身法步,通過表情、表演塑造人物形象,刻畫人物性格,使説、唱、做緊密結合,為表達書情服務。

而出生在西河大鼓世家的張領娣,父親張金貴是西河大鼓朱派傳人,母親會彈三絃。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她父母經常合作演出。正是在父母的言傳身教下,張領娣10歲學唱西河大鼓小段,15歲就在滄州文藝調演中獲得了一等獎。

1982年,20歲的張領娣成為河北省曲藝家協會會員,1984年調入河間文化館,成了一名專業演員。她曾先後赴北京、天津,向西河大鼓名家周喜容、郝豔霞等老藝術家學習。她格外珍惜遇到的每一次學習機會,不僅虛心向老師請教,不放過老師講的任何一個細節,而且像着了魔一樣,廢寢忘食、夜以繼日地練習。

在練三絃的時候,怕影響別人休息,她就在三絃碼子底下放一個銅板或硬幣,把音量降到最小。練表情、動作、嘴皮子,更是日復一日,有時候,一句唱詞、一個架勢就要練上千百遍。

兼容幷蓄、創新發展是藝術的生命力。1991年,張領娣正式拜西河大鼓趙派傳人、天津北方曲校教授田藴章為師。

通過學習,張領娣在熟練掌握了趙派唱法之後,又把趙派、朱派兩種唱法有機融合在一起,取兩家之長,再加上自己的探索創新,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唱法。她以説唱小段為主,聲音甜美、俏麗,韻味濃厚,多次在演出中榮獲國家大獎。其中,在全國第十三屆羣星獎大賽中,她主唱的西河大鼓《俺村的新事實在多》獲得金獎。

為了給西河大鼓這門傳統藝術融入更多的現代元素,為了用西河大鼓這一羣眾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反映現代生活,張領娣每年都要拿出五六段現代題材的新書目。為此,她經常求助河間一帶的鼓詞創作者。每次接到新書的時候,張領娣先是迫不及待地看一遍唱詞,然後便坐下來細細地安排唱腔。為了給一段唱詞配上最合適的唱腔和動作,她總是反覆揣摩和改進。

河間市文化部門還從保定劇團“挖”來三絃名家王維青,專門給張領娣伴奏,以期達到更好的演出效果。二人這一搭檔,就是30餘年。

為使西河大鼓得到創新發展,緊跟時代步伐,近年來,河間市組織成立了專門的創作團隊。創作者們堅定文化自信,堅持守正創新,為傳統曲藝賦予新的時代元素,先後創作了《聽爺爺講勞動》《軍人的情懷》《大校村官》《喜事新風》等一批主題好、內容新、形式活、接地氣的優秀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作品《看棉花》榮獲河北省曲藝類最高獎“文藝振興獎”,作品《幫大媽》在河北省曲藝徵文中榮獲三等獎。

傳承保護,再放異彩

西河大鼓有過榮耀與輝煌。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僅河間就有200多名演員活躍在城鄉舞台上。但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西河大鼓這種民間曲藝越來越受到人們的冷落,開始大幅滑坡,出現了青黃不接、後繼乏人的危機。

“首先你得愛好,然後才能專心學,可是現在喜好這個的人越來越少,更何況幹這行不掙錢,沒有多少人願意學。”張領娣説,她之所以積極參加一些演出活動,就是為了展示西河大鼓的魅力,喚起人們對西河大鼓的熱情,吸引更多的人關心、喜愛、演唱西河大鼓。

心繫傳承西河大鼓的張領娣,從1986年開始在河間市文化館藝校曲藝班帶徒,傳授西河大鼓。目前,得到她的真傳並能登台演出的已超過50人。

河間市文化館館長閆亞州介紹,為抓好西河大鼓人才培養,河間市從2006年開始,全面啓動了西河大鼓進校園活動,在河間市職業教育中心等14處設立了非遺傳承基地,聯合市第一實驗小學、第三實驗小學等中小學開設了暑期曲藝教育特色課,聘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為輔導老師,精心編寫印製傳承教材,購買培訓器材,對青少年進行免費教學。

“我們還在一些農村學校和家庭建立了傳承基地和傳習點,採取‘課上教學、課下提高’的方法,使學校教學和家庭傳承相結合,進行不間斷施教。”閆亞州説,今年,河間市西河大鼓兩名優秀學員分獲第九屆河北省少兒曲藝比賽一等獎、北京少兒曲藝比賽三等獎,為西河大鼓創新性傳承探索了一條可行的路子。

與此同時,河間市對傳統文化的傳承做了系統規劃,其中,專門組織人員編寫、印製出版了《河間西河大鼓書萃》《當代河間西河大鼓作品選》等書籍,專門成立河間西河大鼓研習所,邀請老文藝創作者、新生代藝術工作者及民間藝人,專門從事非遺文化保護傳承工作。

從2014年開始,河間市聯合中國藝術研究院曲藝研究所、河北省羣眾藝術館、河北省曲藝家協會、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等相關單位,連續舉辦了六屆“河間西河大鼓書會”,為曲藝家們搭建了一個交流技藝、展示藝術才華的平台,讓許多曲藝精品和曲藝新人登上了舞台,讓每一個想看戲、愛看戲的老百姓坐在家門口享受到了原汁原味的文化大餐。

河間市還採取“羣眾訂單、文化單位做單、政府買單”的方式,大力開展“消夏書場”“西河大鼓慰問演出進軍營”“長篇西河大鼓書場”等送演、巡演和展演活動,其中,“西河大鼓進社區進校園進農村”送演活動,每年安排30場,累計惠及觀眾近100萬人次。

“這些活動的開展,可以讓更多人認識、瞭解西河大鼓,培養藝術新人,促進西河大鼓繁榮發展,再放異彩。”閆亞州説,“傳承保護傳統文化,任重而道遠,我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讓西河大鼓傳唱下去。”

(河北日報記者 王雅楠 通訊員 李世文)

■採訪手記

緊跟時代,貼近生活

10月16日16時30分,像往常一樣,李雪走進了河間市第一實驗小學,向學校的45名學生和8名教師傳授西河大鼓。在師生沒有一點基礎的前提下,李雪一點一點地教唱腔、手勢、站姿、眼神,一個半月的時間,師生的月牙板越打越熟練,鼓毽子已經能夠運用自如,演唱漸漸有了西河大鼓的韻味。

“看到學生和老師們的興趣都很高,我特別開心。只要他們願意學,我就一直教下去。”李雪説,每週三、週五,她都會走進河間市第一實驗小學、第三實驗小學、河間市職業教育中心等學校教授西河大鼓。

李雪是西河大鼓進校園活動的主要參與者之一。她出生在曲藝世家,外公張金貴是西河大鼓朱派第三代傳人,母親張領娣是西河大鼓國家級傳承人,她是西河大鼓滄州市級代表性傳承人。

李雪告訴記者,她從小受外公、母親的影響很大。小時候看到母親練習西河大鼓,覺得敲敲打打好玩,母親唱得也好聽,所以從小她就是個西河大鼓迷,月牙板、鼓和三絃都成了她兒時的玩具。

“那時候,母親每練一個新段子,我就在旁邊跟着學,母親學會了,我也學會了。”李雪回憶,自6歲起,她便跟隨外公學習西河大鼓演唱藝術,並跟着母親去各地演出。

“板不離手,曲不離口。”如今的李雪,依然每天練習一個小時的唱功。通過不斷地鑽研和學習,李雪已掌握了各種流派的演唱技巧,能夠演唱多部貼近羣眾生活、緊密聯繫實際的作品,如《十九大精神鑄輝煌》《我的河間我的家》《反腐倡廉順民心》,以及反映河間移風易俗、拒絕高價彩禮的新編唱段《喜事新風》等。由她演唱的西河大鼓新唱段《看棉花》,曾獲第十三屆河北省曲藝類“文藝振興獎”。

李雪已連續六年在“河間西河書會”上登台獻藝,成為西河大鼓的生力軍。同時,她和母親也在為即將開幕的第七屆“河間西河書會”積極做籌備工作。

為了讓更多人瞭解西河大鼓,李雪利用演出機會,把西河大鼓帶到了內蒙古旅遊產業博覽會和2018滄州旅遊(晉中)推介會等多個平台。

從2006年開始,李雪和母親一起去學校教授西河大鼓,每週末為愛好者免費傳授西河大鼓,暑假期間還會辦培訓班連續授課。鑑於母親張領娣年紀越來越大,而李雪的西河大鼓技藝越來越純熟,近幾年,更多的時候是她在為學生們講授。

“在傳承和創新西河大鼓方面,我們在保持地道韻味的同時,也在緊跟時代不斷增加新的內容和元素。”李雪説。

如今,李雪深感肩上的擔子之重,她希望能更多地走進校園,毫無保留地將西河大鼓傳授給孩子們,更希望“不要只讓非遺進校園,還要讓非遺走出校園”。

隨着政府以及社會各界對非遺保護和傳承重視程度的不斷加大,李雪欣喜地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喜歡上西河大鼓這項傳統藝術。

“作為傳承者,傳承西河大鼓是我的使命。我們三代人的堅守,就是希望能夠傳承保護好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李雪説。

文/河北日報記者 王雅楠

責任編輯:張永猛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
  			集運公司網  			官方微信  			
  			河北日報  			客户端  			

相關新聞

立即打開
網站首頁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